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邮件登录 +  
· 豫章文化基因的考古大发现——在《南昌历史文化览胜》研讨会上的发言 · 《魔球:如何赢得不公平竞争的艺术》入选百道网2月好书榜 · 豫章城的筑造者灌婴 · 李公明︱一周书记:一个保守主义者眼中的……经济主义与改革 · 对联天子朱元璋
 
· “山川第一江西景”青原山
· 《能断金刚》书友聪聪推荐
· 创意悦读,快乐成长!——《亲子》杂志社走进幼儿园开展传统文化主题阅读活动
· 国际儿童读书日 | 让孩子爱上阅读,从一本好书开始
· 【喜报】江西人民出版社荣获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2018年出版融合技术·编辑创新大赛年度“优秀组织奖”
· 请相信,你的孩子非常需要这本书
· 品茶摄影喜庆妇女节
· 《通识:学问的门类》入选百道网2月好书榜
· 解读庐陵文化、谈王阳明心学的随笔散文集:《天下良知》
· 在月色与雪色之间,她们是第三种绝色——写在《先生好美》电子书、有声书上线之时
· 【等你来战】第一届“名师杯”物理微课大赛火热进行中!就等你了!
· 喜报︱江西人民出版社2种图书入选2019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 央视百家讲坛《王阳明》系列节目重磅推出 明史专家方志远为您解读王阳明的传奇人生
· 猜灯谜 包汤圆 红红火火闹元宵
· 听邓涛讲述“老南昌的那些事儿” ——《纸本的青云谱》读书分享会在南昌成功举办
 
畅销图书
 



铁骨铮铮
作者:朱良燕   定价:¥ 20.00   出版日期:2016-07-21
  【开 本】 16 【ISBN号】9787210082743
  【浏览次数】 1609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为《红色小英雄智斗系列》之一,丛书把枯燥无味的革命史与现在孩子的阅读心理特点有机结合,从小孩子的视野用红色故事的形式,结合现在孩子阅读兴趣,再现当年苏区烽火岁月中红小鬼的生存状态和他们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本册内容讲的是红军主力部队转移后,淼淼的舅舅——粤赣省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部长许承苍,回家乡扩红,刚与乡苏维埃主席许克桂碰头,便被白狗子抓了。淼淼目睹了被抓的一幕,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谁出卖了为老百姓谋福利的舅舅?与此同时,淼淼的爸爸突然“发达”了,不仅吃香的喝辣的,还当上了保长。纸包不住火,原来淼淼爸爸的“发达”竟然是出卖淼淼舅舅换来的。牢房外面,淼淼与哥哥王家耀等展开了救援行动,但皆以失败告终。牢房里面,为了从淼淼舅舅身上获得游击队的信息,白狗子软硬兼施,严刑拷打、威逼利诱,乃至使出美人计。淼淼舅舅始终不为所动,守口如瓶,最终英勇就义。
  本书入选“2018年农家书屋重点图书推荐目录”。
  

精彩书摘

  对面那间牢房里的人悲情高歌 :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可儿爸爸来到铁栅前,看见对面牢房里关押的竟然是他们游击队的杨排长,吃惊地问 :“杨排长,你怎么也被他们抓起来了?”

  杨排长已经被敌人折磨得奄奄一息,靠在铁栅旁,缓缓地说 :“那天,您回老家要壮大游击队伍,因为王富贵那个叛徒狗告密,被捕了。当天,王家耀就赶到我们游击队报信。我带着几个战友想救您和许主席出来,还没到西江,就落入了王富贵他们设下的圈套里……王富贵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听说他竟然用自己儿子的脑袋做了高官的垫脚石,现在都当连长了?”

  可儿爸爸点了点头,沉痛地说 :“家耀那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真是一个好孩子,今年才二十一岁,就去了!”

  “许许多多比我们年轻的战士都先我们去了。”杨排长动情地说,“但是,他们的精神是永存的。”

  这时,大牢的门“嘭”的一声开了,刘副官带着几个白狗子抬着火炉、水桶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柳晨曦“啊”的惊叫了一声,闪到了可儿爸爸身后,惶恐地问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疯狗要咬人了!”可儿爸爸恨恨地说。

  刘副官带着那些人在可儿爸爸那间牢房门口停了。

  可儿爸爸的心抖了抖,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白狗子打开了杨排长那间的铁门,把东西抬了进去。

  刘副官嘴里叼着一支烟,饶有兴味地看着白狗兵把杨排长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从火炉里夹起一块烧红的铁块,威胁道 :“说,你们游击队的主力藏到哪里去了?”

  “你们不是说我们是断了水源的池塘,只管优哉游哉地把池塘里的水车干就是了吗?”杨排长讥讽道。

  “说不说?不说,我就要把铁块摁过来了!”白狗子暴跳如雷。

  杨排长坦然地笑了,闭上眼睛,淡淡地说 :“来吧!”

  “嗞!”

  红红的铁块摁在杨排长胸前,冒起了阵阵乌烟,同时,浓浓的焦煳味随着烟雾的升腾弥散开来。

  杨排长的脸只微微地抽动了一下。

  刘副官被杨排长的样子激怒了,拔出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然后夺过白狗子手里的铁钳,把那块快要冷却的铁块放回火炉里,换了一块红红的铁块,恼怒地问 :“说不说?不说,我让你好受!”

  杨排长的嘴巴闭得紧紧的,脸上依然露着淡淡的微笑。

  刘副官忍无可忍,夹着红红的铁块,对准杨排长的脸上摁去。

  “嗞——”

  “啊——”

  这一声惨叫不是从杨排长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柳晨曦的嘴里发出来的,她早已吓得脸色铁青,哆嗦着,冷汗涔涔地倚在可儿爸爸身边。

  可儿爸爸的眼睛湿了,背转身子,不忍再看。

  “哗!”

  一勺冷水泼在杨排长脸上。

  杨排长悠悠醒转,目光冷冷地看着白狗子。

  “说不说!”刘副官咆哮。

  杨排长的目光闪动了一下,脸上又露出了淡定的微笑。

  刘副官气得火冒三丈,换了一块红铁块,再次向杨排长身上摁去,一边摁一边咬牙切齿地说 :“不说?我让你去死!”

  杨排长又一次晕了过去。

  一勺勺冷水泼过去,杨排长再也没有醒过来。

  一个白狗子说 :“他可能死了。要不,把他拖出去吧。”

  另一个白狗子说 :“还是等等吧。万一没死,这不反倒便宜他了?”

  “都这个样子了,还能活?”又一个白狗子说。

  刘副官手里的铁钳“当”的掉在地上,咬着牙,两手攥拳,浑身抽搐了好一会儿,喃喃地说 :“这些共产党员真是邪门了,难道他们的身体不是肉长的?怎么就不知道痛呢?”

长按或扫描购书




 
江西人民出版社责任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江西新媒体出版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技术支持0791-87713883
联系地址:南昌市三经路47号附1号  邮编:330006 发行联系电话:0791-86898815 编辑业务联系电话:0791-86898825
传真:0791-86898827 Email:jxpph@tom.com
新出网证(赣)字10号
您是第
位来访者
文章总数 1277
图书总数 2198